音乐生活报

  

彭中天:文交所的回顾与展望

发布日期:2016/11/15 10:35:21    
  

  回顾文交所的发展历程,从业务模式上大致经历了几次演变。

 

  最初是上海提出文化产权交易所概念,但不是创新,只是在产权交易的大概念里自然地延伸到文化领域,与之相配套的还是以挂牌业务为主导的传统交易模式。这种交易模式根本不适应文化量小、面广、点多且轻资产的特点,既无规模也不经济,只是体现了程序正义而矣。

 

  零七年我和雷原等人提出的新文交所概念是基于文化资产证券化方向的,推出的是以艺术品份额化为代表的创新交易模式。所谓份额化就是基于物权的等额拆分,以降低投资门槛,增加流动性,从而达到大众参与、民主定价的目的。第一个吃螃蟹的是深圳文交所,推出了杨培江资产包,但受制于体制因素,市场推广影响力有限,而紧随其后的天津文交所推出了份额化的白庚延艺术资产包,市场响应度极高,万民追捧、一卡难求。各地纷纷效仿,份额化一度成为了文交所代名词。但由于受盘子过小、没有业绩和现金流支撑及退出机制等因素制约,演变为价格的疯炒与爆跌。随即国务院出台了38号文叫停份额化拆分,并对全国文交所全面清理整顿。

 

  随后文交所业务分化为二个方向,一是退回传统的招拍挂模式,有的开始与拍卖公司抢业务;二是围绕38号文重新创新交易模式,以东方雍和国际版权交易中心为代表推出了天然物权份额化的版画限量品种,给行业带来了启发与希望。在此基础上南京文交所推出更接地气的邮币卡电子盘交易,加之市场推广力度强劲,迅速成为各地文交所的主打品种,规模不断放大至万亿级。但问题也随之出现,有管理跟不上的问题,有市场教育问题,也有模式自身问题,当然也存在自律不足和监管缺失的问题。最根本的问题是沒有促进产业与消费,仅仅是围绕价格的投机与单边对赌,极易引发群体事件。

 

  因此,如何规范与提升邮币卡业务是摆在行业面前的首要问题,也是必须迈过的一道坎。新近成立的全国文交协为此做了大量具体工作,第一次现场会在南京文交所召开,会议要求尽快摸清全国邮币卡业务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责成南京与南方文交所迅速制定风险可控且严格自律的企业标准向社会公布,引领行业走向规范。任何新生事物的成长都不可能一帆风顺,文交所也同样如此,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如果说艺术品份额化和邮币卡业务属于开局出奇的话,接下来如何通过模式提升达成业务守正就要考验我们的智慧与创新能力了。

 

  我个人认为文交所想要健康发展,必须尽快结束群龙无首,各自为战的混乱局面,形成统一规范的自洽体系,在行业协会的领导下,完善业态基础建设,如登记、托管、清算等工作应从各文交所分离出来由第三方监管,文交所必须保持第四方定位,才能立于不败,这既是交易所逻辑的内在要求,也是信用体系的结构设计使然。对交易所而言,模式创新是核心工程,应该集全行业之力,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集中攻关,尽快推出具有公信力的交易模式和能有效促进产业升级与消费提升的交易品种,及时汇报、主动监管,争取政府支持,赢得市场认可。

 

  文交所的未来走向我认为会是集团化、专业化、版权化、货币化和证券化。集团化、专业化是方向,版权化、货币化、证券化探索是为了找到文化资产的标准化属性,进而实现大众化和高频化。从物权(商品属性)到版权(文化属性)再到币权(金融属性)最后到股权(资本属性)可能是文交所发展的必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