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生活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报 > 2018年第1期总第1175期

叶小钢 深入生活、扎根群众 才能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发布日期:2018/1/2 16:17:31    
  

叶小钢 深入生活、扎根群众


才能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近日,叶小钢的第五交响乐《鲁迅》在国家大剧院上演。叶小钢坦言,写《鲁迅》是他的夙愿,“写作《鲁迅》音乐,让我再次深受人类思想与精神之洗礼。我希望将‘鲁迅的世界’化为‘世界的鲁迅’,让世界上更多的人听到中华民族的声音。”

  用音乐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是叶小钢长久以来的目标,也使他成为“吃透两头”的作曲家:一头是“高大上”,说的是他创作的音乐作品屡登国际舞台,颇受海外受众欢迎;一头是“接地气”,说的是由他创作的音乐几乎都是反映中国乡土民情,深受群众喜爱。作为中国音乐家协会第八届主席,叶小钢表示,“中国在世界的影响力,不只靠经济、靠军事,更要靠文化。中国文化走出去,要有国际视野,音乐是重要表达方式。”


音乐目标

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叶小钢,1955年出生于音乐世家,4岁起便随父亲叶纯之学习钢琴;1978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师从杜鸣心教授;1988年至1992年,他前往美国伊斯曼音乐学院作曲系学习……2013年,美国纽约林肯艺术中心音乐厅举办了叶小钢的个人交响作品音乐会,这是美国主流交响乐团首次专门为一位中国作曲家举办的专场音乐会。而叶小钢为这场音乐会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中国故事”。由此,他便踏上了用音符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的音乐之旅。吟诵般的旋律语言,弥漫着东方文化色彩,加之西方的创作技法,使叶小钢的音乐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他认为这是时代和个人经历赋予他的成功。“‘中国标志’就是我的文化烙印。”叶小钢说,“我生在南方,在农村长大,艰苦而丰富的生活经历让我对中国各地民族民间音乐有了一定积淀,甚至成为我血液中流淌的东西,同时造就了我今天的艺术成就。”

  音乐是无国界的语言,叶小钢这位出身音乐世家,当过农民、钳工,经过不懈努力回归音乐之路,留学美国获得美国永久居留权却毅然回国的音乐家,更懂得怎样用音乐传递中国声音。近年来,他将更多的精力用于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

  “如果说音乐是情感的艺术,那么音乐创作首先要准确表达人民群众的基本情感。中国音乐既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也是当今时代精神和民族精神的直接体现。”在中国音协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式上,叶小钢在致辞中表示,“广大音乐工作者要始终坚持为人民创作、为人民歌唱,用情、用心打造更多无愧于时代的音乐精品。在发展音乐事业的征程上,音乐家要坚守中华文化立场,坚持高水准的艺术追求,大胆探索创新,不断提升艺术境界,以更多、更高品质的艺术作品服务于人民。让自己的作品能够经得住时间的考验,成为永恒的经典。只有这样通过音乐这一表现形式才能把中国文化传递出去,让中国音乐真正走向世界,才能在世界范围内真正讲好‘中国故事’、塑造‘中国形象’、传递‘中国声音’”。


音乐发展

扎根生活、贴近群众


  “音乐创作是什么?它纯粹是一种知识创造吗?显然不是,否则博士萧友梅留下的经典歌曲,应该比只有中专学历、没有经受过专业训练的聂耳留下的经典歌曲要多得多,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在一次全国音乐创作座谈会上,叶小钢指出了当代音乐创作中的一种怪现象,专业音乐人才不一定能写出好作品,很多传唱的名曲反而是非专业作曲家创作的。在叶小钢看来,像冼星海、聂耳那样,创作出经得起时间考验、深受人民喜爱的乐曲,是音乐工作者最高的光荣。但在践行用音乐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的过程中,为何非专业作曲家可以创作出传世名作?如何才能创作出我们时代的名曲?这是叶小钢当选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之后非常重视的问题。

  好在经过反复实践与推敲,叶小钢找到了答案,他认为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就是真正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古时,朝廷派专人到民间搜集歌谣,所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也。如今,文艺工作者到民间采风,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则是文艺创作的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叶小钢如是说。

  叶小钢也表示,如今一些文艺工作者很难像老一辈艺术家那样,为了创作深入基层几个月,“创作是艺术家的天职。对这件事,我发自内心的急。”对此他还举了一个例子,“现在有些词曲作家脱离生活之后,直接导致他们用报告语言写红歌,甚至喜欢凭空臆想,好像坐在太空里看中国。像一些‘伟大的’‘壮丽的’‘大江南’‘大黄河’等语汇已经被过度使用,因此造成一些红歌传播受阻。所以在我看来,想要出音乐精品,唯有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洋为中用、融会贯通,否则你的作品连‘高原’都上不去”。

  这些年,叶小钢到过全国很多省区市,从北方到南方,到基层考察、演出。在深入实践的过程中,他始终在思考,什么是本真的艺术?“所谓‘本’,就是要有根。艺术的根在哪里?在人民群众中间。而要掌握艺术的根,就需要不断学习:一是向书本学习、向民众学习;二是热爱脚下这片土地。热爱这片土地的艺术家,他们的创作、研究都是有根的。”叶小钢坦言,很多民间的音调在资料里面都有,但是只有亲临其境,才能听到活的音乐:“泥土的气息、空气的湿度、云的高度等,这些都不是从书本上可以得到的。一个敏感的艺术家要会在生活中捕捉活的素材。技法不是最重要的,技法要藏在内容中,为内容服务。”

  音乐之路上,西方古典音乐的训练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让叶小钢的音乐很厚实,而从采风中得到的启悟,则让他把所学融汇到了一起。他认为,真诚才应该是音乐的底色。这种底色也是生活的底色。只有作曲家在生活中真正有所感悟,才能创作出感人的音乐,而这种真诚是装不出来的。人或许可以伪装真诚,但是音乐不能伪装,一听便知。“作曲家需要多在生活里‘泡’,从某种意义上说,好作品应该是用脚‘写’出来的。采风,包括对当地风土人情的熟悉,对当地民歌和乐器的熟悉,对于作曲家创作来说尤为重要。”


音乐责任

积极鼓励年轻一代


  作为知名作曲家,学音乐苦吗?这是叶小钢常被问及的问题。他的回答总是这样的:“苦,真的很苦。可是有音乐陪着,就像黑暗中一直有盏不灭的灯,生活也随之有了轴心。”

  虽然今天的叶小钢身兼数职、社会工作十分繁忙,但他始终没有放弃创作,因为对其而言,最后盖棺定论能证明自己的,只有作品,音乐永远是其人生的主轴线。“现在很多年轻人,脑子里总是有各种想法,就像盘在脑袋上的好多蛇,很难专注于一件事。但学音乐和阅读让我明白:做事必须专注,沿着一条主轴线,不断努力。音乐家更要克服浮躁心态,精心雕琢每一个音符、每一段旋律。”叶小钢说。

  纵观现在的中国乐坛,中国音乐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创作相对来说在一个比较宽松的氛围内,也没有太多的个人限制,各种风格、体裁、形式都能包容,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下,再不出精品,再没有积极的思想意识,这或许就需要反思了。叶小钢特别谈到,“如果贝多芬没有‘扼住命运咽喉’、呼唤人类大同的勇气,那么出不来《第九交响曲》;冼星海如果没有在抗战最艰苦环境下与人民站在一起同仇敌忾的高尚情操,也不可能在那么简陋的窑洞里用一个星期就写出了《黄河大合唱》;我们最熟悉的《梁祝》是在上世纪50年代末,由上海的音乐家孟波同志请两位当时的小青年陈刚、何占豪创作而出,那也是在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环境下。中国音乐家有一个特别优秀的传统,就是在最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有停步过。比如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政治生活不是很正常,但是音乐人想了很多办法,用他们的睿智和才华依然创作出在今天看来都是经典的作品。改革开放以后,老中青三代音乐创作者都在孜孜不倦地探索,这种精神促成了音乐创作的空前繁荣,而那个时代也是中国音协威望极高的时代。这个接力棒现在传下来了,我觉得不是说担子要我一个人挑,而是要给大家鼓劲,要把大家的力量拧成一股绳。”信心满满的叶小钢希望把这股奋进的年轻力量带给中国音协,带给中国音乐界,带给更多有梦想的年轻音乐人。

  放眼中国音乐界,近几年从事音乐行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但能成为像叶小钢这样的音乐家、演奏家的毕竟还是少数,因此很多年轻音乐人表示迷茫无助,对此叶小钢以亲身的经历对他们提出了建议:“每一位年轻人都不要放弃自己的追求和理想,事业心在内心的推动力是一切行为最终的本源。我很希望年轻人能为理想奋斗,这个奋斗是要付出的,这个付出是很艰辛的,我就是这么奋斗过来的。其实不仅是年轻人,中年的作曲家、青年的作曲家甚至老年的作曲家,我也会鼓励他们。比如你是一个钢琴家,那你就应该每年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我今年开一个什么样的音乐会,明年开一个什么样的音乐会。其实在为目标奋斗的过程中有很多的乐趣在里面,奋斗不光是和自己的毅力较劲,还要跟周围的各种环境、冲突较劲。而较劲的过程中,其实也是享受的过程。我30岁之前有很多目标,但是我完成一个就勾掉一个。长此以往,到最后我发现自己的内心会变得非常强壮,什么事情也压不倒我。所以,不如学一学贝多芬,“遏止命运的喉咙,不能让命运扼杀我”,这点还是很重要的。中国音乐的未来在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身上,所以我希望每一位热爱音乐的年轻人都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音乐梦想。”

  如今的叶小钢虽然已过花甲之年,但作为中国音乐家协会的主席,他的身上仍旧背负着艰巨的责任。他表示未来仍会以推动探索建立“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长效机制为己任,紧紧围绕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引导音乐工作者始终为人民创作、为人民歌唱。同时全方位、多角度、多层面地号召更多的年轻音乐人,以音乐为桥梁向世界展示中国人文历史的厚重、宽广,让中国音乐走向世界,让世界聆听“中国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