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生活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报 > 2017年第49期总第1173期

音乐颁奖礼为何失去民心? 注重作品才会重拾公信力!

发布日期:2017/12/19 14:52:19    
  

音乐颁奖礼为何失去民心?


注重作品才会重拾公信力!


  如今华语歌坛越来越低迷,是个不争的事实,歌手们发唱片率越来越低,明星演唱会越办越多,在欧美音乐大肆流行的今天,华语歌坛的复苏遥遥无期。基于歌坛的低迷,电视节目愈发综艺范儿,因此音乐颁奖礼也愈发不景气。多年前的岁末年初,中国乐坛颁奖礼举办之时歌迷和媒体都好不兴奋,争相跟随着颁奖结果。但近几年曾经风靡一时的音乐颁奖礼接连停办,剩下硬撑的几个都在革新的路上越走越远。那么到底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中国乐坛如此容不得颁奖礼?


商业化严重

使颁奖礼失去公信力


  传统唱片行业的鼎盛时代,国内的音乐颁奖礼曾达到2000多个。但近几年曾经与80后、90后一起成长的中国歌曲排行榜(1993年创办)、CCTV-MTV音乐盛典(1999年创办)、全球华语歌曲排行榜(2001年创办)、东南劲爆音乐榜(2002年创办)等音乐权威排行榜,却因为各种问题纷纷开始呈现颓势,全部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究其原因,主要在于颁奖礼中过多地掺进了非艺术的因素。

  近几年国内的各类颁奖典礼,邀请歌手只看人气,不讲实力,观众不满的现象经常发生。对于普通观众来说,一个音乐奖项最重要的就是颁奖礼的盛典,因为他们能在一场晚会中看到众多明星。这也使颁奖礼的主办方和赞助商动起了心思,为了能通过一场晚会赚取更多的商业利益,向组委会施压主导评选。现在国内的音乐奖甚至已经和“走红毯”的形式混为一谈。颁奖之前,主办方或赞助商早已联系到明星,你先答应能来现场,这奖才颁给你。还有的主办方为了多吸引明星登场,就多设奖项。设一个“年度最佳男歌手奖”,再设一个“年度最受欢迎男歌手奖”,仿佛“分猪肉(比喻乐坛颁奖礼所设置的奖项每位歌手都可以拿到的情况)”,明星和粉丝们皆大欢喜,奖项的含金量和公信度却掉了下去。

  除了“分猪肉”现象严重,致使音乐奖项失去公信力的还有“买奖”现象的甚嚣尘上。上世纪90年代,诸如中国歌曲排行榜等权威的华语音乐奖是以全国各家电台的榜单统计为依据,标准公开,也有数据可查。但之后不少公司和主办方搞出来很多奖项,只在网站上列一个名单,规则不清不楚,最后出来的结果,也没办法确认是怎么统计出来的,只能人家公布什么就是什么。究其原因,其实是不少艺人的宣传团队在背后花钱买奖:“一些宣传团队就是想让艺人拿奖镀金,以后商演收入更高。”而一家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员也透露,一些唱片公司给歌手宣传的费用,已远超用于唱片制作的费用,“艺人多拿几个奖,提高曝光率,观众才能记住他,至于拿的是什么奖,没那么多人在意。”


注重音乐与作品

让颁奖礼更专业


  回头看看过去20多年来中国音乐产业的发展,会发现这片土地竟然缺少一个具备权威性和公信力的专业音乐奖项。那些曾试图创办“中国格莱美”的音乐奖,最终不是淹没在观众的口水中,就是迷失在种种金钱诱惑里。这不论如何与当下中国音乐产业的巨大体量显得极不相称。

  众所周知音乐颁奖礼是推动音乐发展的必然产物,因为其不仅可以促进音乐产业的良性循环也可以让优秀的作品和创作者付出的努力得到认可和激励。虽然奖项并不能成为音乐人创作的唯一理由,但却是必要的。因此也不禁引人担忧,难道就不能有一个权威公正的音乐颁奖礼?但好在,在音乐市场极其浮躁的今天,仍有一些老一辈的音乐人仍坚守在推广华语音乐的道路上砥砺前行着。早前,音乐人宋柯发布了一条名为《光荣,艰难与梦想》的长微博,当提到音乐颁奖礼现状的时候,他提出了自己的一个“小目标”,“让音乐回归音乐,让好音乐得到应得的尊重,找回我们这些音乐人失去多年的荣誉感。”为此在今年他参与创办了首届“唱工委音乐奖”。

  今年7月,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简称“唱工委”)推出了首届“唱工委音乐奖”的32项提名,却一石激起千层浪。当时“首届唱工委音乐奖”还不知花落谁家,但名单一出就先引发业内一片赞许之声:“看提名就能看出来这个奖靠谱。”这次“唱工委音乐奖”的提名内含32项,刚斩获金曲奖的草东没有派对,今年大热的歌手薛之谦、周杰伦、李荣浩均获提名。而久违的窦唯携译乐队凭借专辑《间听监》也入围了年度乐队等相关四项提名。“虽然大家对提名中一些作品的年份有点争议,不过这无伤大雅。至少业内人士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奖分类专业,作品也是没问题的”,有乐评人如此说道。如此看来入围音乐人与作品是否够分量,这也是考察一个音乐奖是否靠谱的基本标准。

  而为了保证自己的专业权威性,避免成为商业下的牺牲品,“唱工委”也提出将“永远不允许冠名”作为“唱工委音乐奖”的原则之一,对此宋柯这样解释,“只有拒绝了外部力量的时候,你的权威性才可以建立。”而对于有人提出的“唱工委音乐奖”起步太晚的说法,他则表示:“三十年来,我们在鼓励先进推动新血的评奖领域,受制于外界的商业力量,‘分猪肉’无原则等现象普遍,因为没有权威性,基本也都后继乏力。到今天我们中国这个巨大的新兴音乐市场,没有一个类似格莱美的奖项,能够推动行业发展,成为真正的风向标。虽然现在‘唱工委音乐奖’起步确实比已举办59届的格莱美、已举办28届的金曲奖晚了,但是晚了也要做,行业人要有行业的标准,这个奖是多年酝酿的结果,也算恰逢其时。”

  虽然建立一个可以媲美格莱美的音乐颁奖礼是非常艰难的事情,但正如宋柯所言,现在永远是最早的时候。希望未来可以有更多的专业人士参与到音乐行业的建设当中,遵循艺术市场的规律,克服人为的急功近利,以一分赤诚之心维护流行音乐的健康发展,打造权威公正的音乐颁奖礼。倘若如此,相信“中国格莱美”的出现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