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生活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报 > 2017年第48期总第1172期

成龙 63岁寻求转型 我要让观众知道,我不只是一位动作演员

发布日期:2017/12/12 14:02:43    
  

成龙  63岁寻求转型


我要让观众知道,我不只是一位动作演员!


  提起成龙,不需要过多的介绍,更不需要太多的溢美之词,因为在全球范围内他都可以称得上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作为演员,他不仅代表了香港电影的成就,更代表了华语影星在世界的影响力;作为中国功夫电影的代言人,他在好莱坞向人们展示了中国传统文化中英雄的概念,为世界打开了一扇了解中国文化的窗口,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者和发扬者;作为电影人,他热心培养和扶植新人,为中国电影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作为公众人物,他以对国家的情感和对社会的爱心积极奉献着他人……如今,一身唐装下的成龙所承载的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银幕英雄,更承载着每一个中国人面向世界舞台的责任与榜样。

  近日,成龙与长影集团签约,正式受聘为长影总导演。在现场,这位享誉国际的华人功夫明星谦虚的表示:“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演员,只不过我敢拼敢想敢做。今天被受聘为长影总导演,我很荣幸,而在今后我也会尽全力完成我的分内之事。”


功夫时代

“我要在还能‘打’的时候,多拍几部功夫片。”


  20世纪70年代成龙以武师身份进入电影圈,凭借《蛇形刁手》和《醉拳》走红。1994年,他又凭借电影《红番区》成功打入好莱坞,而之后更是以在《新精武门》《重案组》《警察故事》《尖峰时刻》《A计划》等影片中的精彩表现成为世界动作喜剧片的引领者。

  从影几十年来成龙一路摸爬滚打,用一身的汗水和伤疤,书写着自己的传奇人生。他在电影圈的几十年,坚持亲自上阵,拍摄一些高危镜头,是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傍身绝技。也正是他对于表演的专业认真,以及勇往直前的人生态度,为他赢得了世界观众的认可。但用生命来演戏,过程中的伤痛往往很容易摧毁一位电影人的意志,因此当被问到是否曾有过放弃的念头?成龙坦言:“有两次,一次是在拍《红番区》的时候摔断腿,我真的怕我以后走路会变跛;另一次是拍《龙兄虎弟》从十多米高的地方直接掉下来,头上破了一个大洞,血从耳朵喷涌而出。当时这些遭遇给我的打击真的很大,但如今想想如果没有这么多面对死神的经历,也没有今天的我!”

  在电影圈,成龙一直是“拼命三郎”的典范,但年轻的时候为了艺术、为了梦想卖命演戏尚可理解。近几年,已过花甲之年的成龙也一直保持着跟时间赛跑的状态。仅以2017年为例,他就有三部电影上映,包括春节档的《功夫瑜珈》、国庆档的《英伦对决》和贺岁档的《机器之血》。因此“为什么还要这么拼?”这是成龙最近常被问到的问题。对此,成龙解释道:“前几十年我是为市场为观众拍电影,现在是在为市场为观众的基础上,为我自己拍电影。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拍一些我喜欢的东西,留多一些作品给后人。很多人问我什么时候退休,我想说,电影是我的生命,我从来没有想过不拍电影,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有个责任,每年过年都应该拍一个合家欢的电影给大家看,这无形中好像已经成为了我和观众之间的约定。”

  虽然成龙表示在电影之路上会一直走下去,但他也透漏随着年龄的增长如今在功夫片的拍摄中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不服老也不行了,跟我同期出道的动作演员,今天还在演的,一个手数得完。但是,做演员就可以一直做下去,做幕后也可以做得很长久。在美国也有这种例子: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他以前演西部片里的牛仔,后来改变戏路,到今天80岁还在演戏,做导演还拿了奥斯卡表演奖。所以我现在要在还能翻能动的时候,多拍几部功夫片,但在演戏之余我也会尝试慢慢转型,着手为自己安排很多事情,我希望等我不能再‘打’了的时候,还可以拍文艺片给大家看,甚至做幕后、开学校,训练成家班,总之一定不能闲着。”


开展戏路

“我是个演员,不只是一个动作演员。”


  正如成龙自己所言,最近几年,每逢重大节假日,电影院里都可以看到他的动作电影。2015年春节档的《天将雄师》;2016年暑期档的《绝地逃亡》;2017年元旦假期的《铁道飞虎》;到2017年春节档的《功夫瑜伽》。高产的成龙几乎从未缺席重要的档期,并且每一部都取得了很好的票房成绩。每逢假期必看成龙,已经变成了一个定律。然而,这些电影多数是动作喜剧,都打着非常醒目的“成龙电影”的印记。和它们比起来,今年国庆档上映的成龙新作《英伦对决》显然很不一样,而这正是成龙尝试的转型之作。

  《英伦对决》中,成龙抛弃了最擅长的动作喜剧,一反过去角色的套路,从搞笑动作转型走心表演,做出了突破性的改变。影片中他以老态龙钟的姿态演绎了一部令人心酸的“伦敦复仇记”,向观众展示了他多年以来被动作掩盖的精湛演技。从《重案组》到《新警察故事》再到《新宿事件》,成龙在少数过去的作品中也曾尝试过板起脸来扮严肃,哭过、爱过,甚至跪过,但像《英伦对决》这样几乎完全舍弃自己的招牌效应,还前所未有。很多网友在社交平台上评价说,“关玉明”这个形象无疑是成龙近年来在表演上的突破之作。

  此次从动作演员转型到文艺演员不仅是成龙为自己铺设的全新演绎之路,也是他向观众证明自己演技的契机,“一路以来,我都希望观众看到我在不断变化,也刻意安排自己以后的戏路怎么令观众看到不一样的我。我喜欢挑战,尤其喜欢安排不同类型的电影呈现出鲜明的对比效果。《功夫梦》之后所有人说我老了,不能打了,我就拍个《十二生肖》给他们看。《功夫瑜伽》这样的动作电影之后,我就拍这部有挑战的电影给他们看。在电影这个行业,动作演员的生命力比较短,但如果是演员的话就可以一直做下去。所以我要让观众知道我是一个演员,而不只是动作演员。”

  因此在很多人将《英伦对决》看作是成龙回归好莱坞之作的时候,成龙自己并不这么认为,他说这些年不是自己没有好莱坞的戏拍,而是不想去接好莱坞的戏,因为好莱坞那边给过来的剧本,他都不喜欢。“给到的都是警察、大内高手这一类,没有别的角色给我了吗?而且今天来讲,我不需要好莱坞,在这边可以拍《天将雄师》、《宝贝计划》,在那边我拍不到这样的。我现在想多方面尝试,我希望戏路宽一点,什么都能拍。”


精神比物质更重要

“我希望能够为国家、为世界多做一些事情。”


  虽然在《英伦对决》里,成龙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衰老而疲惫的父亲形象,但现实中,这个63岁的男人甚至都没有经历过中年危机,无论事业,还是体能或精神,一直都处于高峰状态。

  去年奥斯卡为了表彰成龙对世界电影尤其是动作电影的巨大贡献,授予了他终身成就奖,但对成龙而言,这个奖并不等同于荣誉退休奖,而是意味着一个全新的开始。“我希望有生之年可以拍一两部成龙的代表作,可能你们认为已经有了,我自己呢?不好说。现在很多人都想做成龙,但我就很羡慕詹姆斯卡梅隆,《泰坦尼克号》、《阿凡达》,都是他的,我也有过好几部进全球票房榜前十的电影,但我还想拍更好的。”

  不只是自己拍好电影,成龙如今更心系后辈。他以前很怕会有第二个成龙出现,但现在他常常在想谁能做自己的接班人?“我知道我们需要更多的动作演员,不是每次都是成龙、李连杰、甄子丹、洪金宝。所以对于成家班的成员,不只要教他们怎么打,也会教他们怎么演戏,怎么做武术指导,怎么做后期剪辑,我想把我这些年拍动作电影的经验都传授出去,这样成家班的人,退休后也都有用武之地。”

  虽然成龙现在想要做的事还有很多,但他也表示,“如果有意外,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现在我真的死而无憾,我这一生除了年轻的时候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成名以来一直很顺,我确实比一般人要幸运得多。我曾经想成名,成名了,我想让全世界人知道,也做到了,那现在在我活着的每一天,就是做我应该做的事,讲我应该说的话。去打抱不平,去帮助人,去多为民族、国家、世界、整个地球多做一些事情。所以,我现在拍的电影主题基本都是倡导世界和平,反对种族歧视,倡导保护大自然,反对核武输出等等。”

  在60岁那一年,成龙用自传《还没长大就老了》来回望自己一个甲子的人生。只有他,可以将年轻时的成龙定义为一个样样俱全的坏人,也只有他,可以称呼成龙为粗人、武人、暴发户。就连慈善这件事,他也诚实相告,初心不够真,只是在过程中发现,散尽千金帮助别人原来也可以为自己买到开心。如今在他的眼中,与其找人看管打理用二三十年的时间收藏的珍贵宝物,还不如将其卖掉换钱去做慈善。成龙认为以前的喜欢,不过是为了得到,但所有物质其实都是虚空,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这一点想通,他对任何事物都不再有执念。“以前什么都想要,现在什么都可以捐出去,但所有这一切都必须要经历过,只有经历过,你才懂得珍惜,珍惜各种各样的生活状态,各种各样的周遭环境。”在成龙看来“除了物质,你的名字,你做的事,你用自身品牌对其他人造成的影响,这些无形资产,可以流芳百世。百年以后,我希望有人说起,中国曾经有个李小龙,也曾经有个成龙,就够了。”这是成龙的期望,也是全世界所有影迷对他的祝愿。

  七十年代,李小龙用敏捷的身手,把带有东方传统哲学意义的“功夫”推广到了海外;八十年代至今,成龙又把中国功夫以一种崭新的面貌,传播向五湖四海。如今在世界各地,观众也已经给成龙贴上了“功夫喜剧”的标签,成龙的名字可以说是功夫文化和华人名片的一个存在,“成龙电影”已成为难以复制的品牌。但对于现在的成龙来说,这些标签既是财富,也是他想要摆脱的桎梏。因此,在未来我们期待成龙可以给观众带来更多不一样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