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生活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报 > 2017年第48期总第1172期

罗大佑 30年后再谈“家”事 “家不是我的‘软肋’,而是我前进的动力!”

发布日期:2017/12/12 14:00:03    
  

罗大佑  30年后再谈“家”事


“家不是我的‘软肋’,而是我前进的动力!”


  在乐坛耕耘四十余年的音乐人罗大佑,如今已是63岁。单从年龄上看,不少与他同处一个时代的歌手都已退居幕后,只剩下他们的作品和故事还在流传。但罗大佑却并非如此,已是花甲之年的他,现今依然保持着如年轻人一般旺盛的创作热情。今年7月,罗大佑第8张个人专辑《家III》发行,与此同时,以“当年离家的年轻人”为主题的个人巡回演唱会也有条不紊的展开着,并将于12月31日来到北京,与歌迷们在歌声中跨年。  

  《童年》、《光阴的故事》、《皇后大道东》……罗大佑的一首首歌曲就像是时代的注脚,它们不知道陪伴了多少人的青春岁月。而正像罗大佑歌中唱的“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不只是我们,罗大佑的生活,乃至观念,也在这些年间发生了改变,他的眉宇间更是凝练了不少岁月的痕迹。也正是因为如此,每当罗大佑即将有新的作品出现时,我们总会倍感期待,期待能从其中找到往昔的记忆,找到如今不一样的自己。


家是他

浪漫情怀的所在


  “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正如由罗大佑参与作词的《酒干倘卖无》中所写的,家就是父母把生命延续到孩子身上,孩子再把生命循环下去。罗大佑曾写了三首《家》,前两首是他30岁时创作的《家I》与《家II》,其中写的是“我诞生的地方,有我童年时期最美的时光,那是我后来逃出的地方,也是我现在眼泪归去的方向”。而第三首他已是花甲之年,为女儿写道“给我个温暖的,满怀着温暖的,不愿纷争的家庭”。其实不只是作品,罗大佑的音乐启蒙,也与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与许多歌手不同,罗大佑出生于一个“医生世家”。在这个家庭里,年少的罗大佑同他的哥哥、姐姐一样,要经受系统、严厉的医学教育,最终走上医生的道路。而未来已经被“规划”好的罗大佑,与音乐结缘也颇有意思。

  “我6岁就开始学钢琴了,家里人说‘学钢琴的小孩不容易学坏’,”罗大佑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时光如此说道,“这么想也有道理,一是学了钢琴就要长时间待在家里不能乱跑,二是长时间地练琴会潜移默化地让我们心境产生变化。”正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罗大佑的父亲先后为他买了钢琴和吉他,这对于六十年代的家庭来说,实在是一项“奢侈”的教育投资。

  可当时年幼的罗大佑对于每天的练琴时间却格外的厌恶,好多次和邻居小孩玩到一半被叫回家练琴时,他都会当众哭起来。但多年的坚持,还是让罗大佑对音乐产生了兴趣,小学三年级,他就懂得去扒歌曲的和弦,到了高中,他又开始尝试编曲。上大学后,罗大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听音乐,回忆起那时他感叹道:“上了大学我开始大量地买唱片,五年下来大概有一千多张左右,可以说宁可少吃一顿饭,也不少买一张唱片。”

  有一天,罗大佑正在听歌,电影《闪亮的日子》的副导演打电话给他:“大佑,导演想找人写电影插曲,但不见得用,也不见得不用。”等到三个月后,他战战兢兢的把作品交到导演手里时,导演“咦”了一声说:“比我想象中的好耶!”听了这话,罗大佑拼命地咬住嘴唇,忍住内心的狂喜:“我大概有个工作了。”但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的是,他就这样一脚踏入了音乐这个行业,而且还变成了他一生的事业。

  在大学期间,罗大佑创作了许多传唱至今的作品,像《童年》、《光阴的故事》等,都是在那段时间创作的。这几首作品共同的特点,就是都以光阴、乡愁为主线。这样的情感,成为了那个时期罗大佑歌曲中难以言喻的情愫,就像那个时代的文人,怀着对血脉的眷恋,谱写着对故乡的归属与渴望。家,潜意识地贯穿了他的创作主线,或许,在他内心深处最浪漫情怀的所在,便是归宿。


创作最重要的是

从0到0.1的阶段


  记者:这次推出新专辑《家III》,是继1984年的《家I》、《家II》之后暌违33年的续曲,时隔这么多年,您再度以“家”为主题,并以“当年离家的年轻人”这个读起来有些“扎心”的主题举办巡回演唱会,您主要是想表达什么呢?

  罗大佑:现在大家一讲到离家的主题,就好像有种示弱的感觉。这主要是因为现在是一个竞争的时代,我们想要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就不得不在工作中投入大量的时间,从而无暇顾及家庭,也因此顾家似乎变成了不求上进的表现。但这种想法是不对的,我当初离家以后,就有过很深的漂泊感以及对家的怀念。八几年我来到香港,那里快节奏的生活和激烈的竞争对我产生了强烈的冲击,其中影响最深的一回是在一个录音室里,我与许多人在为一部电影做配乐,偌大的房间里,其他人都在用粤语聊天,而我因为听不懂,只能一个人闷头创作。像我有一首闽南语的歌曲《故乡》,就是在那段时间创作的。所以我这次以“家”作为主题,主要就是想要让大家明白,家并不会影响我们的事业,相反,它应该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记者:三十多年前的《家I》、《家II》与这次的《家III》,在主体上是有所不同的,像《家I》、《家II》中描述的主要是您的故乡,而《家III》讲的则是您的女儿。这么多年,您的创作心境有什么变化?

  罗大佑:以前我就是个年轻人,而现在是个爸爸,这个角色改变了以后,我觉得肩膀上可以扛的东西变多了。家这个意象在我的歌中是常客,但在以前我写的大部分都是一些不那么美好的东西。但如今,我成为了父亲,我开始重新认识人生,开始明白当初父母栽培我的良苦用心,我也认识到了,我要去栽培我的女儿,我要陪伴她成长。也正是出于这样的心境,才有了这次的作品。

  记者:您这次的作品,除了最表层的“家庭”主题外,其中似乎也透露着对于这个时代年轻人的建议。对于当代的年轻人,您想要对他们说些什么?

  罗大佑:我发现,现在的年轻人总是不开心。一开始我很不理解,现在年轻人获取知识的方式那么丰富,他们甚至可以通过网络与世界各地的人们沟通,这一切还都是免费的。这些在我们那个年代是完全无法想像的,在这么多知识来源,这么多结交朋友的资源下,为什么年轻人越来越不开心?慢慢的我想通了,就拿两个时代的人做音乐的方式为例,在我那个年代,写歌需要很坚实的基础,并通过一个艰难的学习过程,而如今的年轻人有了软件的便利,看似走了捷径,却间接丢失了最宝贵的奋斗过程。其实对于写歌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从0到0.1的这个阶段,这是真功夫,这个真功夫是科技没有办法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