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生活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报 > 2017年第47期总第1171期

林俊杰 保持“伟大又渺小”的状态 是我创作的源泉

发布日期:2017/12/5 16:30:01    
  

林俊杰  保持“伟大又渺小”的状态


是我创作的源泉


  第54届金马奖颁奖典礼于11月25日晚间举行,现场除了各个奖项的归属之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或许就是在终身成就奖和最佳导演奖颁发之间压轴登台的林俊杰了。首登金马舞台的他,演唱了多首经典电影曲目,并以“爱情、亲情、兄弟情、梦想”四个主题将歌曲串联,最后以新专辑同名主打歌《伟大的渺小》呼应梦想,从而向引领电影不断进步的前辈们,以及坚持勇敢追梦的电影工作者们致敬。

   金马舞台上的林俊杰之所以会引起如此的热议,除了因为他不俗的唱功,也与《伟大的渺小》是首唱有关。睽违近两年的全新概念专辑《伟大的渺小》,24日晚全球线上首发即破纪录,数位单曲销售29分钟便完成金唱片认证,上线一天时间即突破白金唱片销量。与此同时,由林忆莲、张靓颖等歌手担任导师的节目《梦想的声音》新一期节目也如期而至,其中,林俊杰凭借一首改编版的《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展现了他非凡的唱功,导师胡海泉更是不吝赞美之词:“这首歌听到就算不是三生有幸,也至少是此生有幸!”


对音乐的锱铢必较

让他成为了行走的“CD”


  林俊杰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同是乐团成员,爸爸拉二胡,妈妈弹琵琶,两人一见钟情结婚后,生下的孩子自然也继承了他们的音乐细胞。林俊杰的哥哥在上学期间,曾是校乐队的队长,既会指挥,又会弹钢琴,林俊杰后来接触流行音乐,很大程度上也是受了哥哥的影响。

  尽管如此,林俊杰小时候却有些厌恶音乐。4岁时,林俊杰被父母送去学习古典钢琴,希望他能在音乐方面有所作为。对于年岁尚小的林俊杰来说,练琴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特别是刚开始练琴的那段时间,他的双手总是不听使唤,明明想按这个键,却总是按成别的,好像那双手根本不是他的。长时间下来,林俊杰一练琴就感到紧张,有时候甚至急得想哭。每到这时候,爸爸妈妈都会出现在他旁边,很耐心的帮他揉着麻木的十指,给他鼓励和支持,让他继续坚持下去。凭着父母的支持,林俊杰慢慢坚持了下来,他也渐渐的对音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谈起这段经历,林俊杰总是唏嘘不以,“那个时候不懂事,现在长大了明白了父母的良苦用心,很感谢爸爸妈妈给我这份音乐训练。”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俊杰对音乐的驾驭越来越纯熟,十五岁时,他开始自学吉他,十六岁时,他就开始了音乐创作。当然,好的千里马也需要遇上识才的伯乐,十六岁时林俊杰参加了一个非常歌手训练班,著名歌手阿杜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在训练班里竞争非常激烈,当时一共有三千五百多人报名,但最后班里却只录取七十人,其中也不乏像林俊杰一样从小学习音乐的孩子。但多年的习惯让他坚持了下来,最终在七十多个同学中崭露头角。

  2003年,林俊杰的第一张个人专辑《乐行者》正式发行了。那个把音乐看得和自己生命一样重要的大男孩,终于带着他的音乐出现在了大家面前,并迅速地征服了广大听众的耳朵。《乐行者》一上市就创下了近百万的发行量,并连续十周蝉联新人销售榜冠军。紧接着,2004年林俊杰的第二张个人专辑《第二天堂》(引进版专辑名为《江南》)正式发行。在这张大碟中,我们可以看见和听到,一年来他累积的音乐能量及蜕变的全记录。跟上张专辑一样,这张专辑依然由林俊杰包办所有歌曲的作曲,他还参与了整张专辑的编曲和制作。专辑一发行,发行量就突破了百万大关,当时年仅23岁的林俊杰更是在最具公信力的“中国原创音乐歌曲奖”中喜获四项提名。

  如今,林俊杰经过两年的沉淀携新专辑《伟大的渺小》归来,再次验证了什么叫做“行走的CD”。无论是金马舞台上的柔情首唱,还是《梦想的声音》中的爆裂倾诉,林俊杰都用他数十年的唱功将歌曲的每个细节表现到了极致。其实成就如他,本不用每次都冒着风险去做改编,但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对音乐锱铢必较、近乎苛求的态度,才让他成为live堪比CD的歌手。


“以退为进”的创作态度

让他升华了自我


  有人说,艺术是艺术家打碎自己再重新铸造的过程,这不是安逸的旅程而是“痛苦”的过程。或许言论有些过于绝对,但其中有一个观点一定是正确的,艺术绝不是在安逸中得来的,它需要在时间的沉淀和反复的摸索中来获得。从时间线上来看,《伟大的渺小》距离林俊杰上一张专辑《和自己对话》的发行已时隔两年,纵观他自出道起的这十几年,这也是他专辑间隔时间最长的一次。如果在十年前林俊杰保持一年一张专辑的速度,是大环境下的市场标配,现在他还能保持一到两年发一张专辑,体现的却是他在创作上的耐力,还有他越来越广袤的音乐视角。

  近两年来,备受“人设”、“反套路”、“段子”等快餐文化荼毒的我们,对于音乐的旋律性、人文色彩愈发的忽视,在歌曲的选择上,我们也越来越倾向于个性化的、另类的音乐。虽然“存在即合理” ,这些音乐也并非那么一无是处,但终究因为歌曲核心不够完美而难以广为流传,不少人也因此认为,这是一个很难产生经典的时代。尽管如此,我们也依然是幸运的,因为不管风潮如何变迁,总是有那么一些音乐人在恪尽职守,不断地为华语乐坛注入新鲜的血液,而林俊杰便是其中之一。

  在林俊杰近些年的作品中,我们总能品读出在“小我”之外的“大我”格局。在作品中铺陈“大爱”,也是他一直在做的事情。自出道十周年的《因你而在》纪念专辑后,林俊杰分别发布了《新地球》、《和自己对话》以及《伟大的渺小》三张专辑。这三张专辑的主旨内容,无不是把他从前歌曲中“你你我我”的主语,升华成了“我们”。像《新地球》唤醒听者对环境保护理念的迫切,或是像《不为谁而作的歌》及《伟大的渺小》这般更深入到自己内心,撇除掉情爱的细枝末节,用最真实的感性思考叩问自我,都是在宏观的角度探讨情感交流。“努力不会徒劳,爱并非凑巧”、“梦为努力浇了水,爱在背后往前推”,越是写“小我”的歌,越是要用大气的配乐来烘托灵魂的珍贵度。

  就像这次的《伟大的渺小》,由国际知名的爱乐乐团为歌曲融入极具生命活力的弦乐,撑起了其“伟大”的骨架,但林俊杰的歌声,却格外的“渺小”。明明很能唱高音的他,在这首歌的副歌部分居然出现了他鲜少会用到的假音,以这样的音阶高度,他用真音也会是毫无压力的。但假声运用于此,那气若游丝的力道,才是与“渺小”暗合的内核。直到最后一段副歌,林俊杰用真声彪了上去,才终于用声音完成了一次从“渺小”到“伟大”的进阶。这种放低自我的唱作方式,更似一种以退为进的状态,当我们在更渺小的世界中看到了更多伟大的事物,才能有更多的创作动力,去把更繁华的万物记录成音乐。就像《梦想的声音》中一位选手所说的那样:“好的歌手之所以能被大家所鼓舞、所记住,是因为他每次的演出都倾尽全力。”这样的林俊杰,值得我们陪伴他十年,每个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