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生活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生活报 > 2016第21期总第1117期

许镜清 30年谱写西游之路 作曲先净心,情感是作品的灵魂

发布日期:2016/11/8 9:51:21    
  



许镜清  30年谱写西游之路


作曲先净心,情感是作品的灵魂



    近日,一道所谓“中央音乐学院2017年入学考试题”火爆网络,题目是:86版《西游记》片头曲中,电声音乐“丢丢丢”之后,四个“登登等灯”选项应该是哪一项呢?网友为之疯狂,不但作了选择还附上了各种“解释”,最后还搬出了“五度标调法”,说明最后的答案是“登登等登,凳登等灯”。而这首曲子的原作者许镜清看到这个考题后则调侃道:“哈哈,这是谁干的,真聪明,把我这个‘登登’作曲家都难住了。”不过,这道考题最终被确认是“网友戏作”。

    30年前,当86版《西游记》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其中的主题歌、插曲,犹如一股明净清醇的溪水,流入了千家万户,成为影视音乐艺术宝库中的传世佳作。《敢问路在何方》说尽了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的艰辛,《女儿情》道出了女儿国国王爱恋御弟哥哥的无限心事,佛音袅袅的《晴空月儿明》,异域风情的《天竺少女》……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这些耳熟能详的歌曲配乐都是出自许镜清之手。近些年来,不断有86版《西游记》的主题歌、插曲在网络中被津津乐道,许镜清表示自己也没有想到,《西游记》音乐在30年后依旧那么受大家欢迎,“当时,我没那个本事预测到30年后的音乐会是什么样,《西游记》本身是经典,我就是凭自己对这个经典的感觉做音乐。”

    许镜清是位高产作曲家,迄今已为100多部影视剧创作了主题曲及音乐。纵览许镜清的音乐作品几乎涉及了音乐创作的各个领域:民族管弦乐、交响乐、电声音乐、戏曲音乐等,这无疑显示出他多方面的音乐创作才华及深厚的艺术功底。


情感是艺术的灵魂


    当谈到作曲最重要的是什么时,许镜清说,很多人把作曲的技巧放在第一位,但他认为,作曲固然要讲究技巧,但动人的情感和丰富的生活体验更重要。他强调,“作曲主要是把一种内心感受通过歌词化成音符,它不是文字也不是图像,更不是语言能说得清楚的。所以不同的作曲家会对同一事物有不同的感受。如果作曲时首先考虑的是形式如何完美,作曲技巧和方法如何高超,那么写出来的只是一堆规律的音符,绝不会是一首感人的好歌。”所以,许镜清的歌曲之所以能够流传至今,与歌曲中带有的浓浓情感是离不开的。

    许镜清认为有感情的曲子也要有好的演唱者配合,他曾经给音乐学院的学生讲课时说:“你们被演唱方法统治的时间太久了,唱歌虽然需要方法,但情感是一切艺术作品的灵魂,歌为心之声。第一位的,也是最重要的是表达感情,心中明白给谁唱歌,才能表情达意,声情并茂。民歌要按照你们这样的唱法不会唱好,因为老百姓不欢迎。中国民歌从诞生之日起就带着浓厚的民族情感呈现在老百姓面前,如果抛弃了感情,就不是民歌,就远离百姓。中国的民歌本身就是多样化的,你把他规范化、正统化、科学化、模式化了,民歌就停滞不前了,唱出的歌就没有感情色彩。作曲时也一样,应该把民族、民间的东西嚼碎了,吃透了,化成自己的细胞,作曲中要有自我的感情抒发,个性的放大和理念的张扬,这样再写出来的作品才有自己的特点。”

         

年轻人学会作曲,要先学会做人


    当谈到年轻人如何才能创作出好的音乐时,许镜清建议,所有音乐都要落地生根,要贴近百姓的情感,才会受百姓欢迎。年轻人不要光模仿,更要有创新意识,对音乐风格的理解,除特殊情况,不能照搬、照抄,搬和抄那是艺人的做法,只会使你的音乐创作之路越走越窄。“作曲先做人,诚实、谦虚、追求,应该是人生的坐标,年轻人要明白这个道理。我在作曲前,首先要净化心胸,作曲时从不去考虑这个曲子会赚多少钱,能出什么名。如果抱着这样的目的,肯定不会作出人民大众欢迎的曲子。虽然音乐也市场化运作了,但每当我有创作任务时并不是计较报酬,而是看看这歌是否适合自己创作。” 

    除去做人,许镜清说,年轻人作曲的时候还要追求音乐形象的准确、追求曲子的优美动听,“《西游记》里面有几首歌都是这种感觉,你听《大闹天宫》里面的《大圣歌》,从形象上来讲孙悟空在战斗;从曲子好听不好听来讲,这首歌曲也是朗朗上口的,而且这首歌曲体现出了孙悟空盛气凌人的感觉。”

    许镜清经常强调,如今年轻人在创作流行音乐的时候,也要多学学音乐理论,学学音乐知识。他说:“流行音乐更贴近普通人,表达的感情很真挚,创作流行歌曲,首先要保证曲调的完整性。作曲也有作曲的规律,它总有一定的格式,比如说,音乐主题怎么展开,在往下走的时候,我怎么用各种作曲手法;比如说,模仿、倒影。可是现在的流行歌曲创作者,好多都是没有学过作曲,他们总是跟着自己内心的一种感觉,觉得这样的音乐写出来之后,更真实、更自然。但是,我认为这样的音乐缺少一种规律的运动,不是很顺畅,不容易被别人记住。”


灵感对于创作,至关重要


    许镜清说,音乐没有文字形象、精确,但是却能通过音符给人以想象的空间,音乐的感召力要比文字力量大,“我要给大家一个联想和思索的意境。”在以前的采访中,许镜清曾说过《西游记》中这个“登登等登凳登等灯”的灵感来自于当时他看到外来务工人员敲着饭盒时发出的声音。如今,他解释说,这一段“登登等登”就是给听众们以想象的空间,“你可以理解为孙悟空出世,也可以理解为各方摩拳擦掌要发生战斗,这就是抽象音乐的魅力。”

    对许镜清而言,灵感对于创作也是至关重要的,“艺术不是靠痛苦的折磨,而是要抓住脑海中瞬间产生的灵感,正是这些灵感催生了《西游记》中的经典音乐。”许镜清娓娓道来。

    “我这个人在创作时如果没情绪干脆就不写。一首好歌并非是下功夫越大就越好听,有时会适得其反。而往往会在不知不觉中灵感一闪、火花一现,这时就应该牢牢抓住不放,顺着这种冲击内心的感觉去思索、去创作。当然这种情况下得到的也不完全是‘钻石’,有时也会抓到‘石头’、‘稻草’一类的……记得写《敢问路在何方》的时候,有一次,坐在公共汽车上看到车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和匆匆赶路的行人,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番番春秋冬夏……’这句旋律,心里激动得不得了,赶紧下车,从一个过路小朋友书包里借了支铅笔,倚在一根电线杆上把这句动人的句子记在烟卷盒上。回来之后伏在办公桌从第一句‘你挑着担,我牵着马’写起,全过程大约两个小时,在兴奋状态下很难感觉好不好,于是放在桌子上,完全不想地空置两天后,又改了两个音符,这首歌就算完成了。所以说,写歌不一定从第一句写起,就像导演拍电影不一定从剧本第一个镜头开拍。抓住最容易让你激动的地方开始写,也许会有精彩的佳句。‘一番番春秋冬夏……’这一句旋律就是这首歌的高潮和最动人的地方。”

    如今,年过半百的许镜清,仍有一种年轻、向上的心理,不断探索的心理,而这一点恐怕是他的作品总是充满生机的内在原因。有人一年开30场演唱会,有人却用30年开一场音乐会。今年正值《西游记》开播30周年,早在4年前,许镜清就在微博上表示自己想办一场“西游记主题音乐会”。但是迫于经济困难,他只能在微博求助:“我想开一场个人作品音乐会,不知怎么办?我一生低调,不登大雅,不善交际,无人问津。百余部影视音乐,乐队作品,新老版《西游记》作曲。常暗自悲叹不知天下谁肯助我,何日能了此心愿。望有诚意的、善意的、愿意的朋友及公司联系我。”作为一位成功的作曲家,许镜清的求助令人心酸。而今年,通过网络众筹,74岁的许镜清,愿望终于得以实现。许镜清说:“一个人最大的乐趣就是从事你最喜欢的东西,并且做出成就来。”

    我们也衷心祝愿许镜清今年年底的“《西游记》主题音乐会”可以成功举办。